關於部落格
  • 93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60歲正式退休 施振榮真情指數

2004年12月 e天下雜誌   / 撰文-熊毅晰 攝影/邱如仁

剛滿60歲的宏碁集團董事長施振榮,12月正式退休。1976年,施振榮創辦宏碁,CEO的位子一坐就是28年,如今,他正式交棒,自己的創業生涯劃下完美句點。 然而,「偉大」的施振榮,卻有他「平凡」的一面。 他也會犯錯,並自嘲是「台灣付出學費最多的企業負責人」;他也會流淚,為母親,為妻子,為事業。 宅心仁厚的施振榮,樂於分享。 有人說他堪稱台灣企業界「頭號傳教者」,在以「法家」為主的高科技商場,他的「儒家」風格更別樹一幟。 如今,施振榮放手將事業體交給接班弟子,退出經營核心,連他自己的小孩,都不進入宏碁工作。 退休後,他要投入中華智融,以及跟知識經濟相關的公益事業。施振榮,是台灣企業界難得的「異數」。 60歲的他,放開手心,卻擁有整片天空。 施振榮哭了!
11月中,在施振榮退休前的《宏碁的世紀變革》新書發表會上,現場媒體問施振榮:「每當施太太(指施振榮夫人葉紫華)在宏碁工作受委屈時,你都是如何安慰她?」 「我再怎麼做,大家一定認為我胳臂往內彎,所以我甚至不得不對自己的太太不公平,……」憶起過往,施振榮突然哽咽,停頓了近一分鐘說不出話來,頻頻拿起手帕掩面擦拭淚水,叱吒全球科技界30餘年的硬漢,首度在公開場合流淚。 坐在台下的葉紫華,看到先生為了自己突如其來的情緒失控,也不禁跟著淚灑會場。 「不曉得他想到哪裡去了!」隔天,葉紫華用頑皮的口吻,坦承自己也被施振榮那天這麼突如其來的一「哭」嚇了一跳,但是語氣中盡是溫馨和幸福。 葉紫華說,她嫁給施振榮以來,除了施振榮的母親施陳秀蓮過世外,這次是第二次看他落淚。第一次是施振榮黯然離開榮泰電子時,因為當時身為執行副總經理的施振榮,很用心經營榮泰,結果出資老闆卻將榮泰賺來的錢,拿去拯救家族發生財務危機的紡織事業,甚至當面質疑施振榮採購物料的價格偏高,讓他感到相當難過。 不過,巧合的是,施振榮第一次流淚,造就了宏碁的誕生,而這次落淚,則是施振榮即將揮別宏碁的前夕。 在位最久的科技CEO
過了今年,剛滿60歲的施振榮就要正式退休。33年前,施振榮踏出交大校園,到國內第一家本土半導體公司寰宇電子工作,接著被榮泰大股東邀約參與榮泰電子的創立。1976年,施振榮創辦宏碁,在宏碁CEO的位子一坐就是28年,「我大概是全球科技界在位最久的CEO了,」近來他常笑著說,現在,也該是他正式交棒的時候了。 選擇在此刻退休,施振榮為自己的創業生涯劃下完美句點。去年,「泛宏碁集團」(指宏碁、明基、緯創三大集團,現在以3家公司英文字首簡稱「ABW家族」),共締造了5,385億元的營收。今年,根據施振榮日前在媒體上的「向上調升」預估(今年5月,施振榮曾預估「泛宏碁」今年營收約7,540億元),「ABW家族」2004年的總營收將可能超過8,000億元。 「異數」企業家的「藝術」
施振榮,除了創建台灣規模最大的電子集團為人稱頌外,他充滿個人獨特魅力的企業家風範,更是台灣科技界的經典。「施振榮算是台灣企業界難得的『異數』吧!」寰宇電子創辦人,也是施振榮第一任老闆的邱再興觀察。 的確,提起治軍嚴謹,他或許不如張忠謀;說到彪悍霸氣,他更不及郭台銘;要論城府謀略,他恐怕難敵曹興誠;若是專注精研,林百里似乎更勝一籌。許多企業家的成功特質,在施振榮身上都不明顯,取而代之的,是在商業戰場上甚至常被認為是弱點的寬容溫厚。 「在以『法家』為主的高科技商場上,施振榮的『儒家』風格顯得更別樹一幟,」花旗環球證券亞洲科技研究部硬體首席分析師楊應超評論。 究竟,在這位「異數」企業家的背後,有什麼成功的「藝術」?而看似平凡的施振榮,又是如何成就偉大的施振榮? 施振榮的寬容溫厚,讓他令人懷念。「我真的很感謝你們來採訪,」施振榮第一任秘書吳 鴛在聽到《e天下》要請她談施振榮時,立刻不假思索地說:「我一直希望能有機會向施先生表達我對他的感恩。」 用心照護部屬
吳 鴛現在是從事電子零組件代理的金銓國際老闆娘;早在榮泰時期,就是施振榮的秘書。後來施振榮創辦宏碁,她更是施振榮、林家和、黃少華、邰中和、葉紫華、涂金泉、沈立均等宏碁7位創業夥伴(後二人創業一年後就離開宏碁)之外,第一位員工。 雖然吳 鴛在宏碁任職僅有2年,但那段時間卻是對她職場生涯影響最大的時期。吳 鴛回憶,她在宏碁任職時,正好懷孕,施振榮每天早上10點和下午3點左右,都一定會抽空到她的辦公桌前跟她說:「懷孕肚子容易餓,快出去吃點東西!」吳 鴛說,後來她當上主管,才發現關心部屬真是不容易的事,但施振榮卻這麼有心。 而英文系畢業的吳 鴛,也是因為施振榮的耐心教導,而讓她成為電子業的好手。吳 鴛說,當時施振榮會規定她每天都要閱讀《Electronic News》、《BusinessWeek》等國外專業刊物,而且要她看不懂就直接問他,「施先生每天雖然忙得要死,但我去問他,他一定很有耐心地慢慢講解給我聽。」 因施振榮的耐心教導,離開宏碁後的吳 鴛,甚至還曾在某大科技企業擔任多年的採購主管。「在施先生身上,包括專業知識,到組織管理,我真的學到好多,」她說,多年來,她一直有個心願,就是燒一桌好菜請施振榮夫婦到她家吃飯,但因為她知道施振榮很忙,一直不好意思提出邀約,「現在施先生要退休了,我一定要找機會完成這個心願。」 台灣科技界人緣最好的企業家
花旗環球證券的楊應超也跟吳 鴛一樣,對於能有機會談施振榮,感到很高興。從1999年至今,儘管楊應超已經換了4家外資券商工作,但他負責評等的企業中一直有宏碁。目前常駐香港的他,在接受電話越洋採訪的第一句話就是:「我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談Stan!」(Stan是施振榮的英文名) 楊應超提到2年前帶著施振榮到歐洲進行為期一星期的roadshow(巡迴推展),當時因為每天都幫施振榮安排至少7場法人說明會,雖然施振榮心臟不好,回到飯店都已經疲累到臉色蒼白,但都還會很熱衷地找他討論當天表現,「這麼盡責的CEO,真的是讓人打從心底尊敬。」 除了明星分析師外,許多一向低調的人物,也因為施振榮而樂於開口。施振榮的創業夥伴之一、現任旭揚創投董事長的邰中和,一向以低調聞名。甚少接受媒體採訪的他,更是在採訪開始前劈頭就說:「要不是要談Stan,我對媒體採訪是一律回絕的!」 有時對妻子刻意嚴厲的施振榮,待人其實很寬厚。「施振榮從來沒有罵過人,但就是會罵我一個人,」葉紫華常以開玩笑口吻抱怨。 對老闆娘刻意嚴格
「我跟Stan從1973年共事以來,只看過他當眾發脾氣一次,對象就是施太太,」宏碁創業夥伴之一、現任台灣固網副董事長黃少華也回憶:「Stan常常為了讓大家感覺他沒有偏袒施太太,所以常常對施太太要求比較嚴格。」 葉紫華早期在宏碁負責財務,後來擔任宏碁總稽核,就是監督各部門間的缺失。宏碁人曾形容葉紫華專門在公司內「抓蟲」,就是抓懶惰蟲,但她也因此備受爭議。 「Stan當然為施太太叫屈,儘管施太太在公司裡做得很辛苦,但因為她身分不一樣,你說她是一個高級主管的角色?還是老闆娘的角色?所以,當然會受到許多員工反對,」明基電通的董事長李焜耀說。 葉紫華其實也很清楚自己角色的尷尬。「我是施振榮的老婆,他的老婆去監督員工,員工就會覺得施振榮不信任他們,」葉紫華說,有些員工跟她走得比較親近,還會被歸為「黑五類」。 這方面連施振榮也有矛盾。葉紫華說,施振榮甚至曾對她說:「公司是人性本善,妳抓什麼蟲?」但另一方面,他又會要求她:「有問題妳講有什麼用,去解決啊!」葉紫華無奈地笑說:「聽他這樣講,你說會不會被他氣死!」 不過,老闆娘本來就是難為。「看到施振榮流淚,我感同身受,除了覺得他們夫妻倆真的是夠辛苦的,也覺得自己對老婆的照顧一樣不夠,」建華金控董事長洪敏宏在看到施振榮為葉紫華落淚的報導後,也不禁感慨。 洪敏宏與施振榮夫婦,認識已超過30年。早在施振榮進入寰宇任職時,洪敏宏就因台大電機系學長邱再興的介紹,和施振榮夫婦熟識,1988年他創辦建弘證券時,宏碁也是股東之一。 其實,從施振榮對妻子進入公司的矛盾,也可看出這位「偉大」企業家的「平凡」之處。 「偉大」企業家的「平凡」處
「在一個日見平庸的時代,『偉大』一詞在現實中蒙垢,但是我們用它來評價施振榮先生卻不勉強,」10月13日,中國大陸《21世紀經濟報》如此評論施振榮。 「施先生不是一個偉大的企業家,甚至談不上傑出,因為每到企業做大時,他就有點不知所措,甚至犯下重大錯誤,遠遠不及韋爾奇(奇異前執行長威爾許);施先生也不是一個偉大的資本家,他常會出現錢多到不知道怎麼花的地步,遠遠不及李嘉誠;施先生也算不上一個偉大的探礦家,儘管他眼光獨到,但他趕不上比爾‧蓋茲。但他的身後,出現了多位國際級創業家,幾百位各種層次的創業家,」《21世紀經濟報》明白說明這位「平凡」企業家的「偉大」。 的確,若是沒有施振榮,就沒有宏碁、緯創、明基、友達;甚至精英創辦人陳漢清、華碩董事長施崇棠也都出身宏碁。換句話說,若沒施振榮,台灣科技業就沒有今日的軍容壯盛。 「在台灣科技業界,施振榮有『頭號傳教者』的地位,」建華金控董事長洪敏宏說。與洪敏宏看法相同的,還包括同業。仁寶電腦總經理陳瑞聰就說,擁有寬廣胸襟和共享精神的施振榮,對台灣科技界的貢獻真是沒話說;他說,施振榮稱得上是台灣企業界「團體領導的傳教者」。 而問到施振榮的嫡傳弟子李焜耀:「施振榮對台灣科技界最大的影響是什麼?」「我想最主要的還是『人』,」他說,不論是施振榮培養出來的,或是曾經在宏碁歷練出來的,「總之在過去宏碁環境下薰陶出來的人,不管作風作法,還是發展,都有一些脈絡可尋,Stan在這方面的貢獻,的確無人能出其右。」 偉大的施振榮,更有他平凡的一面。「我大概是台灣付出學費最多的企業負責人,」在施振榮的兩本重要著作《再造宏碁》與《宏碁的世紀變革》的書中,施振榮一再「不厭其煩」地向讀者「坦白」。 以宏碁發展歷程上幾件重大的投資案:美國康點、高圖斯、洛杉磯SI(Service Intelligent)購併案、成立德碁半導體、安家計畫,以及為加速國際化而引進空降部隊導致組織內鬥,雖然因時空環境的不同,無法一言以蔽之到底這些決策真否錯誤,但施振榮總是不諱言公開坦承自己在這些決策過程中的確有疏失。 「Stan其實很平凡,宅心仁厚、寬厚待人、口不出惡言,很多事情人家佔他便宜,他也無所謂,這也許是因為他不好意思去跟人家講,」李焜耀直言。 「人家佔你便宜,佔你公司便宜,你應該出來制止,那不是我管的!我只能跟你講,我沒辦法去跟人家講,」李焜耀不改直率個性地說。也因為他常向施振榮這麼建議,「所以就會凸顯我的脾氣好像特別不好,」李焜耀笑著說。 個性互補的師徒關係
在《宏碁的世紀變革》書中,施振榮這麼形容李焜耀:「個性很直,只要是他不喜歡的,或是他認為不對的,就直接說出來,所以管理風格比較強勢。」 事實上,儘管強硬派的李焜耀,似乎和溫厚的施振榮經常意見相左,但倆人的關係卻相當緊密。1990年,李焜耀在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(IMD)進修時,當時正為了安家計畫焦頭爛額的施振榮,還特地到瑞士去探望他,並聆聽他對當時宏碁困境的想法。今年11月中,宏碁標竿學院5週年慶時,李焜耀不僅一早就親率明基總經理李錫華、及財務長游克用,趕到龍潭渴望園區聽施振榮演講,還全程參與,一直到下午最後一堂課結束才趕回台北開會。 「在我的事業觀裡,分享一直是我相當重要的理念,」施振榮說。 這種分享的理念,讓施振榮的「異數」特質更明顯。「你出去以後,如果遇到什麼困難,不要不好意思,隨時可以回來找我,」一位長期待在台灣電子業界的人士說,施振榮對自己的子弟兵不論跳槽或是創業,都會這樣跟他們說。 施振榮絕不是說說而已。台灣電子業界都知道,雖然精英和華碩是宏碁子弟兵自立門戶創業,後來甚至還跟宏碁打對台,但是,宏碁一直都不吝於向這些昔日同門採購,這主要都歸因於施振榮的分享理念。 在母親身教下培養出的分享理念
施振榮的分享個性,也跟「施阿嬤」的教育有關。從小與母親施陳秀蓮倆人相依為命,母親在鹿港賣鴨蛋之餘,後來兼做榮泰、宏碁經銷商,賣起電子錶和電子計算機,「施阿嬤」的含辛茹苦,和施振榮的孝順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故事。 施振榮的第一任秘書,同時也曾經是施振榮多年鄰居的吳 鴛透露,有一次她在民生社區散步時遇到「施阿嬤」,在聊天的時候「施阿嬤」說,施振榮每天回家後,都會先來她房間問候,但她都會叫施振榮先趕快去看小孩和太太,「因為家裡先平和,整個家才會好!」 吳 鴛說,施阿嬤這席話,讓她非常感動,因為很多人守寡後,最怕的就是人家搶走自己的小孩,「施阿嬤給施先生很重要的身教。」 受到母親的影響,笑稱自己最愛「畫大餅」的施振榮,總是不吝跟業界人士分享他對科技的願景、成功的法則、失敗的經驗,就連自己一手打造的事業王國,也早早就實施員工分紅配股制度。施振榮夫妻在宏碁的持股,也從早期的6成比例,降到現在的約6%。 現在,施振榮更放手將事業體交給接班弟子,準備退出經營核心,連他自己的小孩,都不進入宏碁工作。「當一個有100%權力的人,願意逐步把權力放出來,而且有計畫地在提拔年輕人,」邰中和說:「這才是真正的偉大。」 退休得閒?
上緊發條28年,施振榮除了工作,還是工作。黃少華說,從創業以來,施振榮能夠放得開的時候並不多。他努力回想,只記得有一次是宏碁在1989年剛股票上市,幾個創業夥伴過年時一起到夏威夷玩,「在一個星期的假期當中,他跟小孩在一起玩,是我難得見他真正放鬆快樂的。」 邱再興也觀察,一直在為台灣科技發展奔走代言的施振榮,「幾乎都把生活奉獻在工作和產業進步上,」早已退休,現任鳳甲美術館董事長的邱再興說:「施振榮要承擔太多的責任,絕對沒有比一般小職員享受得多。」 施振榮退休後真的會比較閒嗎?施振榮說,他退休後要投入兩個新事業。一是中華智融,要結合創投、育成中心、投資銀行等機制,協助新創事業和中小企業,並整合全球華人資源,讓華人在各地扮演帶動當地經濟發展的要角。 另一個就是知識經濟的相關公益事業,例如剛慶祝5週年的標竿學院,以及已經開站的薪傳網站(http://www.stanshares.com.tw),目的就是要將他的經驗,傳承給世人。 「他不會放鬆,不會停下來的,」邰中和笑著說:「你叫他閒下來,他不見得舒服!」 「我當然希望他退休能完全放下,留點時間給我,悠閒享受含飴弄孫的幸福,」葉紫華說。但假如施振榮依舊為分享他的理念和經驗馬不停蹄呢?「也只好陪著他走囉!」葉紫華笑著說。 本文章由「e天下雜誌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e天下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